首页 > 美股 >美股导读 > 平潭海洋独家回应:涉嫌欺诈和人口贩卖为无稽之谈

平潭海洋独家回应:涉嫌欺诈和人口贩卖为无稽之谈

来源:腾讯证券2017-05-17 16:26
美国研究机构Aurelius Value的一份做空报告,将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平潭海洋公司推上风口浪尖。

美国研究机构Aurelius Value的一份做空报告,将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平潭海洋公司推上风口浪尖。

平潭海洋CFO于洋对腾讯财报表示,2017年5月10日晚间,他照例和美国合作机构进行电话会议,“大约11点左右,公司股价出现暴跌,我们能看到有200万单卖单投放。”于洋立即和美国公关进行接洽,“十分钟之后,我们发现是一家机构公布了做空报告。”

于洋提到的这份做空报告出自美国研究机构Aurelius Value。这份做空报告直指这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概股涉嫌欺诈、人口贩卖和海洋偷猎,并特别指出怀疑平潭海洋所持执照为假,股价实则“一文不值”。

“无稽之谈。”2017年5月16日,于洋对腾讯财经回应称,“公司将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他同时透露,平潭海洋正在筹备法律诉讼,并已和另一家同被Aurelius Value沽空的公司接洽,将共享调查信息。

当被问到对于采取法律的时间表时,于洋称公司将于近期通过公告公布。

在Aurelius Value发布沽空报告当天,平潭海洋股价创下四年来最大单日跌幅,跌幅一度超过30%,交易量达平时的四倍之多,市值当天蒸发1亿美元。

沽空报告直指平潭海洋为“骗局”

Aurelius Value在沽空报告中称,对平潭及其关联机构开展了为期四个月的国际调查。

美东时间2017年5月9日,Aurelius Value在社交媒体上挂出预告,称即将发布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报告,并指出这家公司“涉嫌将9.1亿美元转移给关联企业,并涉嫌从事人口拐卖等其他罪行”。在美国资本市场中,Aurelius Value的名气不如浑水,在这份预警信号公布后,回应者寥寥。

第二日,Aurelius Value公布报告主角,将矛头指向中国渔业公司平潭海洋。因为诱发平潭股价暴跌超过30%,这份报告受到美国投资人关注。

Aurelius报告指出,平潭以每艘船900万美元的价格向董事长公司支付购船费用,而建造新船的成本只有100万美元,暗指平潭通过虚假交易转移资产。其次,报告中指出平潭的捕鱼许可证存在虚假。所谓的船队,很大一部分是停泊在废弃渔业基地中的生锈船体,并称研究团队试图联系跟踪海洋船队的数据库专家找到平潭船舶,但大部分平潭船队无法验证存在。

Aurelius报告中更直指,平潭的“成长故事”只是骗局,“印度尼西亚明令禁止平潭船队作业。印度尼西亚海军在指控平潭附属机构从事贩卖人口、非法捕鱼、伪造和贿赂腐败官员等严重罪行后,突击搜查并关闭重点渔业基地。”报告同时指称,平潭管理层故意隐瞒负面信息,并涉嫌使用别名,隐藏真实身份。

腾讯财经查询Aurelius Value的官网发现,该机构曾针对5家在美上市公司发布研究报告,并非只针对中概股。在其发布的研究报告中,共两次指向中国公司。 除了此次针对的平潭海洋之外,还曾在去年11月指称另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概股金凰珠宝,涉嫌欺诈。

回应:沽空机构通过恐吓投资人获利

面对做空机构的指控,于洋表示,沽空报告中的图片并非公司船只,报告旨在通过虚假信息“恐吓投资人而获利”。于洋称,平潭海洋在当天美股盘中就向机构投资人紧急回应,并在官网发布公告。上周五,平潭海洋股价反弹近17%。

针对沽空报告中对管理层涉嫌使用别名、隐藏身份的指责,平潭海洋于上周公布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卓新荣的户口注销单,称卓新荣于2010年移居香港后,由“卓龙雄”更名为“卓新荣”,实为一人,并非瞒骗。

而对于Aurelius Value 提出的捕鱼证为假的指控,公司紧急上传140张执照复印件,力证公司价值。

于洋对腾讯财经表示,考虑到全球远洋捕捞牌照近几年几乎零增长,平潭所持有的远洋捕捞牌照为稀缺资源,建立行业壁垒。他同时表示,中国对持有牌照的远洋渔业进行多种补贴,也让牌照成为远洋渔业机构的重要资产,“以大洋性大船为例,一艘船造价4000万元,国家无偿补贴1200万,从政策性银行拿到2个多点的低吸贷款1200万,船造好后可以5-7折抵押给商业银行,拿到大约2000万抵押贷款,实际现金流达到4800万。也就是说,能在中国造一艘价值4000万的远洋捕捞船,不仅分文不花,还能拿到800万的现金。”

腾讯财经查询平潭上传的140张捕鱼证后发现,其中104张牌照的运营海域,为印度尼西亚。而印度尼西亚自2015年颁布禁捕令之后,对海外渔船尚未重新开放打捞,已历时2年。这也就意味着,平潭的捕鱼证,并不在经营过程中。

对于停工渔船能否获得补贴的疑问,于洋对腾讯财经回应称,考虑到印度尼西亚禁捕令为政治黑天鹅,并非平潭海洋自己放弃经营,“因而,国家以25%的比例进行补贴,相当于补贴三个月”。

而对于沽空报告中所指出的“在东帝汶海域派遣的13艘渔船隶属宏龙,而非平潭海洋”的疑问,于洋回应称,更名程序未办完,主要因为远洋捕捞的出海时间为1年半至3年不等,公司将等待渔船返航进行检修时,完成所有权证的名字更换。而他同时表示,“虽然所有权证的名字还属于原企业,但根据公司于关联方签订的购船协议条款可知,自渔船交付日后,渔船产生的收益及风险都有平潭海洋承担。”

业绩仍受政策影响 面临集体诉讼

但远洋捕捞所面临的政策风险,让投资人对于平潭海洋的业绩前景生疑。

北京时间2017年5月16日晚间8点半,也就在遭遇空头阻击的第三个交易日, 平潭海洋CFO于洋在一季度财报会上重申,公司将会继续和印度尼西亚政府合作沟通,以期加快有捕鱼证的企业恢复捕鱼,但仍未提供具体时间表。在上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中,平潭海洋CEO卓新荣曾乐观表示,“将在2017年5月带来好消息。”在方正证券2月研报中也曾指出,捕捞海域管辖国与中国发生冲突实施禁捕,将是平潭海洋在内的远洋捕捞行业可能面临的风险之一。

在股价遭遇暴跌之后,平潭海洋也在面临美国投资人的集体诉讼,包括罗森(Rosen law firm)在内的美国多家律所于上周表示,基于沽空报告内容,将对平潭海洋是否涉嫌误导美国投资人,进行调查。而在平潭海洋上传了140张船只许可证之后,罗森律所再发公告表示,调查将继续。

罗森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菲利普·金(Phillip Kim)对腾讯财经表示,律所依据1934年证券交易法反欺诈条款,正在搜集对平潭海洋的指控,目前已有多名遭遇损失的投资人致电律所。但菲利普并未指出代理投资人申明的损失总额。当被问及做空人士是否应该为股价暴跌负责时,菲利普则表示,“在美国资本市场中,做空并不违法。”

面临可能发生的集体诉讼,于洋对腾讯财经回应称,“公司没有做错,将会打到底。”

在Aurelius Value公布沽空报告后,腾讯财经试图联络该机构询问对平潭海洋即将采取法律手段的回应,直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本周二,平潭海洋在美股交易时段再收跌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