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消费 >房产 > 西安保障房乱象:有限价房遭查封 廉租房被以商品房倒卖

西安保障房乱象:有限价房遭查封 廉租房被以商品房倒卖

来源:中国经营报2017-07-15 14:12
“2014年底房子就封顶并获得预售许可证,开发商也承诺2015年10月份交房,但是截至目前房子水电暖仍未安装。”西安市高新尚居业主代表张力向记者表示,因为房子一直无法网签,有360余套房子被法院查封。

“2014年底房子就封顶并获得预售许可证,开发商也承诺2015年10月份交房,但是截至目前房子水电暖仍未安装。”西安市高新尚居业主代表张力向记者表示,因为房子一直无法网签,业主们通过西安市房管局了解到,有360余套房子被法院查封。

据公开资料显示,高新尚居楼盘是陕西省安居工程(政府限价房)项目,位于西安市高新区科技八路与西三环交汇处,由陕西豪普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普置业”)建设开发。

为什么五证齐全的政府保障房封顶三年后,会被法院查封?

西安市房管局向记者表示,由于豪普置业与陕西裕丰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丰置业”)之间有经济纠纷,所以被查封了。但相关部门成立了专项工作组,会尽快查清问题,保证业主们的合法权益。

此外,由于业主们的投诉,高新尚居还被牵出在二期工程中有55套“经济适用房”被以商品房的形式倒卖。

被查封的限价房

“钱交了,房没了。”说起自己购买限价商品房高新尚居,也称美寓华庭三期,陕西省蓝田县27岁的小伙子张力红着眼眶,情绪激动,哽咽不止。

三年多的时间里,张力无数次来到高新尚居的楼盘查看,希望能早点竣工入住,但是每看一次,失望就增加一分。直到2015年5月份,房子被法院查封,张力的房子仍然没有完成网签,入住也将变得遥遥无期。

“既然是政府的安居工程,那就应该找有实力的房地产公司建设开发,而不是那些依靠银行贷款的小开发商。”高新尚居业主代表张启超认为,豪普置业就是一个没有实力的小开发商。

2017年7月初,记者来到了高新尚居售楼部,售楼部里除了前台的工作人员还有前来维权的业主们。售楼部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房子已经售完,至于何时入住,并不清楚,公司负责人也无法联系。

在售楼部以西大约10米处是高新尚居的楼盘。记者看到的项目公示牌显示,美寓华庭三期建设单位为豪普置业,施工单位为西安建筑工程总公司,2012年5月开工建设,2014年12月竣工验收,工程造价2.6亿元,建筑面积66096平方米,610户。

“虽然已经封顶,但是水电暖等配套设施并未完工。”张启超向记者表示,房子在2014年就已经封顶了,2015年底至2016年6月份却停工,致使承诺的2015年10月交房承诺无法兑现。

“没有按时交房之后,业主们就和开发商交涉,约定2016年3月份交房,随后,又推到2016年10月份交房,再后来又推到2017年7月份。”张启超认为,豪普置业之所以屡屡失信,除了因为实力不足之外,与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管也不无关系。

按照工商营业执照的相关信息,豪普置业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注意到,豪普置业成立于2008年6月13日,注册资金为3000万元,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与销售。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从2014年10月至2016年11月两年间,法定代表人前后三易其主,大股东亦在项目主体封顶后二次易主。

豪普置业成立之初,由朱会萍认缴出资810万元,占比27%,孙艳丽认缴出资2190万元,占比73%;2014年10月17日,孙艳丽将其名下73%股份转让给赵长安,公司法人代表亦变更为赵长安;2016年11月7日,赵长安将其名下73%股份又转让给杨杰,法人也由赵长安变更为杨杰。

另外,豪普置业还涉及各项法律诉讼277件。并且已被西安市碑林区法院、西安市雁塔区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廉租房蹊跷被卖

随着高新尚居业主们不断的维权以及对豪普置业的刨根问底,发现该公司开发的美寓华庭二期55套廉租房以商品房的形式倒卖。

据高新尚居的业主们表示,豪普置业在科技八路有三期楼盘,分别是美寓华庭一期,美寓华庭二期,美寓华庭三期,其中美寓华庭三期也被称之为高新尚居。在豪普置业的这三期工程中,不仅仅有商品房也有廉租房以及限价房。

据房地产业内人士表示,限价房和廉租房是政府为了低收入人群而建设的福利房,在价格上远远低于商品房,同时,限价房和廉租房的土地基本都是政府划拨,并不需要房地产公司支付高昂的土地费用。

另外,根据《西安市配建廉租住房实施细则》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不得预售或销售配建廉租住房,在办理商品房预售或销售许可证时,对配建的廉租住房要明确楼栋、房号,标明不得销售。按照程序规定,商品房项目销售完毕后,项目单位必须向市房管局交付具备使用条件的配建廉租房,并办理完配建廉租住房的产权移交手续,方可办理其他房屋的产权转移登记。

那么,豪普置业开发的廉租房究竟是如何被充当商品房卖的?

美寓华庭业主李华(化名)向记者表示,在2017年初,通过豪普置业的售楼部购买美寓华庭二期商品房,并且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但是随后却被曝出,自己所购买的房子为廉租房,这不仅仅使得房子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价值也大打折扣。

对此,豪普置业法定代表人杨杰却认为,这些遗留的问题,都是前任董事长和总经理遗留的问题,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

然而,记者却根据工商资料发现,豪普置业是在2016年11月7日,法人由赵长安变更为杨杰的。而在2017年初,豪普置业仍然在以商品房的形式售卖廉租房。所以杨杰不知情的说辞有些牵强。

事实上,在西安市关于政府限价房烂尾或者有经济纠纷的并不止豪普置业一家。本报记者2017年7月初,走访了西安市的多个限价房以及经济适用房项目,发现烂尾停建的比比皆是。其中号称西北地区最大,规划占地3700亩的鸿基新城项目,三期工程于2016年就开始摇号,预计2017年年底交房,但是目前项目处于停工状态,售楼部也已人去楼空。

“如果熟悉西安房地产市场,就不难发现西安烂尾保障房项目多因原始开发商实力与开发项目不匹配,后期或引入新的投资人合作共同开发,或直接将项目转手卖掉,在此过程中形成了经济纠纷,导致项目烂尾或者停建。”上述房地产业内人士如是表示。

标签:消费,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