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上市公司 >证券 >A股 > 国泰君安回应ST慧球诉讼:不存在受指使转让股票

国泰君安回应ST慧球诉讼:不存在受指使转让股票

来源:财新网2016-09-28 15:25
ST慧球股权潜在买方状告原实际控制人顾国平未履约,要求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同时还迁怒于重组财务顾问国泰君安。

ST慧球(600556.SH)的股权之争又起波澜。上海躬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躬盛)起诉原实际控制人顾国平违反协议未转让股份,连带将上市公司告上法庭。曾为上市公司提供财务顾问服务的国泰君安也连带躺枪。

9月26日晚,上交所公告ST慧球一起未披露诉讼。ST慧球直到27日晚间才予以披露。该起诉讼同时牵扯出国内大型券商国泰君安证券(601211.SH),称其违法独立性和保密原则,让其关联方受让标的股票。但国泰君安9月27日回复财新记者称指控不实。

事件起因是2016年4月27日,上海躬盛与慧球科技原实际控制人顾国平签订《股权转让备忘录》,约定顾国平在上海市松江区国资委的支持下对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斐讯科技)及慧球科技进行资产重组。两者签订《经营权和股份转让协议转让书》,由斐讯科技作为担保方,顾国平将他所持有的全部6.66%慧球科技股权转让给上海躬盛,转让对价为7亿元人民币,并分两次支付。

双方约定了违约赔偿,若未能转让股权,则顾国平将双倍赔偿股权转让价款。

顾国平是ST慧球原实际控制人,斐讯科技也未其担任董事长的一家企业,但随着几次爆仓后,顾国平在今年7月份辞去慧球科技一切职务,并在9月公开宣称已无意成为慧球科技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上海躬盛在起诉书中称,“国泰君安证券违反《独立顾问协议》重要的独立性和保密性原则,让其关联人控制的深圳市瑞莱嘉誉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与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分数次受让顾国平间接持有的股份”。最终,因顾国平未能履约,上海躬盛要求顾国平及上市公司赔偿双倍转让价款,即14亿元,同时归还1亿元借款;上海躬盛还要求斐讯科技及上市公司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ST慧球在公告中称,未发现上述担保的任何文件,该连带担保也没有经过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程序,公司不应该、不认同、不 接受因此承担相关担保责任。

国泰君安9月27日回复财新记者称,国泰君安受聘担任慧球科技独立财务顾问期间,慧球科技股票处于停牌状态,未有股票交易,不存在其他方通过大宗交易受让股票的可能,更不存在报道所述国泰君安指使受让股票相关情形。

2016年中报显示,瑞莱嘉誉持有ST慧球10.46%股份,华安未来资产2号及华安未来3号则分别持有公司1.63%及1.33%股份。

据财新记者掌握的信息,上述两只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产品为顾国平的一致行动人。瑞莱嘉誉股东为深圳市前海瑞莱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及北京州际田野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但穿透多层股权关系后并未发现与国泰君安存在关联,起诉书中也并未提及存在关联证据。

国泰君安方面回复称,曾于今年5月26日与ST慧球签署财务顾问协议,担任ST慧球重组斐讯科技的财务顾问,并对斐讯科技展开尽职调查,但上述重组最终未能成行。

而在重组终止后,国泰君安也曾与慧球科技各有说法。在国泰君安回复上交所的一份核查意见中提及,截至2016年6月15日,由于国泰君安无法对重组方案展开进一步的尽职调查工作,同时国泰君安通过顾国平先生口头知悉其所持上海斐讯的股权存在冻结情况,遂于2016年6月16日向慧球科技相关方发送了终止合作关系相关事宜的文件。

慧球科技则认为,并不存在不配合财务顾问尽职调查,并且直至7月4日才公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是因公司一直未收到财务顾问发出的终止合作相关正式文件,仅收到电子邮件通知。

上海躬盛或也为鲜言马甲之一。财新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一家名叫”上海躬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提起诉讼的上海躬盛名字类似,并且在今年5月9日,法人代表由杨剑峰变更为朱晓堃,两家上海躬盛注册地也均为”浦东新区书院镇丽正路1628号4幢“,仅门牌号码存在两层之隔,上海躬盛为2527室,而上海躬盛投资则为2379室。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家上海躬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为上海柯塞威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原名”上海鸿禧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为KCV集团旗下私募。市场传言KVC正是鲜言所控制的“马甲”公司,而财新记者通过走访柯塞威荆门公司,确实有员工称公司老板为鲜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