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问答 > 简理财提现限额5000怎么办(简理财被曝限额)

简理财提现限额5000怎么办(简理财被曝限额)

来源:2021-06-20 14:26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兰烁

简理财提现限额5000怎么办

(来源:图虫)

互联网理财又曝出风险。

近期,时代财经在黑猫投诉及社交平台发现,多名投资者称在简理财提现受到限制,五折兑付也未必能抢到名额,平台称“预计后续折扣仍会降低”。

更有投资者表示,自己的全部资产都投进了简理财,目前生活受到极大影响。

根据简理财最新披露,当前资产已回款进度为10.8%,未回款资产中,逾期资产占比56.24%,未到期资产占比43.76%。而当前平台全部用户在投本金转出比例为64.57%。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4年的简理财是一家综合互联网金融信息推荐平台,创始人张阳是阿里巴巴早期员工,当前执行董事为赵晓雷。乘着几年前互联网金融的东风,简理财曾在营收上突破百亿,用户数更是高达500万。

2018年以后,国内的P2P平台逐步清退。今年1月15日,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P2P平台已全部清零,各类高风险金融机构得到有序处置。

不过在近两年退出过程中,许多平台称投资者提额需按比例或“打折兑付”。去年4月,监管注意这一现象后开始窗口指导,要求相关机构不许提前兑付和打折收购,违反将严肃追责。

5月13日上午,时代财经就提额受限等事项致电简理财,一位工作人员答复“是啊,您有什么问题?”该人员称,公司经营一切正常,没有所谓的回款困难。如果投资者有业务方面的问题,可在APP上与客服沟通。此外,她还告诉时代财经,公司员工现在大概有80人,都在北京。

同日,时代财经致电北京海淀区金融办询问相关事宜,该通话一直处于忙线中。

5折兑付名额靠抢

2月6日下午,北京投资者杨璐来到位于海淀区的东升科技园,大厦里面没有明确的标识,她并不知道要找的简理财在哪一层,一番周折后才进入公司大门。

一位客户经理模样的人接待了她,不过杨璐觉得“他不太像经理,问题都答不上来”,随后另一位工作人员上前沟通,对于杨璐询问的“本息限额提取”问题,该工作人员告诉她:“去年疫情的影响加上整个大环境的变化,公司现在回款有些困难,所以暂时只能提这么多(额度)。但是我们没跑路,你也看到的。”

简理财提现限额5000怎么办

(受访者提供)

2018年,在朋友的推荐下,杨璐在简理财投入10万本金买了“原理财计划”,根据6%的年化收益,这笔钱在一年后可以带来本息10.6万的收入。“很划算,所以后来又追加了10万,基本上全部家当都在里面了。”杨璐告诉时代财经。

不过,从2018年7月份左右开始,平台突然对“原理财计划”限额,最初限制提取额度为总资产的5%,随后这一数字在今年4月27日降至1%。

受访者告诉时代财经,“APP里面通知的,没有电话短信,导致很多人根本不知情。”此外,平台还给出了本金打折兑付方案,目前5折是最高折扣。

时代财经根据一微信群内80余名投资者提供的信息进行统计得知,目前他们未提取的本息合计超800万元,其中本金占比过半。大多数人买的是简理财于2016年推出的一款“原理财计划”的产品,该产品年化收益为6%,声称随存随取,且不设买入门槛。

此外有投资者称,其他QQ群、微信群合计有上千名“简友”(简理财投资者的简称),保守估计在该产品中投入本金超过5000万。

27岁的王裕超从2015年开始在简理财陆续投资,前后累计投入本金800万元,通过打折兑付,王裕超亏损近百万,目前还有70万利息未提取。

“当时正是P2P正火的时候,我先拿10万试了一下,发现收益不错,暂时也没有什么风险,后来就一路追加到800万”,王裕超告诉时代财经,“我的总投本金在平台内是排到前十名的,2017年6月取出500万拿去做了别的投资,后来限额开始了,我就慢慢往外提,其中有200万是五折还是六折转让的。”

杨璐告诉时代财经,目前平台提供3种提取方式。“一是每个月提取本金的1%,这个比例太少了,只能慢慢熬;第二种是打折兑付,最高可用5折把本金转让出去,但其中也有名额的限制,每天平台提供的5折转让总名额经常随意调整,基本上都抢不到”,杨璐说道,“还有一种是简理财前阵子推出的积分商城,一块钱本金等于一分,让我们兑换商品。”

上海投资者李源曾经在商城购买过一把雨伞,价格是199元。“跟淘宝的差不多,但是价格翻了3倍,客服还说商品是不退换的。”时代财经打开积分商城发现,里面在售的商品有白酒、按摩仪、化妆品、小家电等,家在湖北的王小宇向时代财经透露称,“商品的积分价格也是变化的,几天就涨一点。”

简理财提现限额5000怎么办

(受访者截图)

除此之外,自由职业者施媛媛告诉时代财经,简理财APP里每天中午可以抢一张本金抵扣的30元话费券,但是基本上开抢30秒内就被抢光了。“今天中午我抢到了,还得手速快”。

今年58岁的投资者占林向时代财经透露,目前简理财APP里面的内容跟之前相比有一些变化。“页面很简单,以前能查到每次的取出金额、次数等,但现在只能看到最近3次的记录;关于提取额度下降的公告也隐藏了,只能看到今年5月份的,2019年之前的公告都看不到”,占林表示,“新增的就是打折转让和商城界面。”

此外,关于转让的可行性和真实性,占林也向时代财经发出疑问:“现在大家遇着P2P都绕道走,谁还会承接我们的钱呢?”

上述受访者告诉时代财经,这一两年尝试过向公安报警、向当地金融办举报甚至走过法律诉讼,但均未得到解决,公安回复称“简理财每月都在还钱,虽然还款少,但并未构成犯罪,只能等回款”。而不少人考虑到时间成本和未来的不确定性,索性“盯着”5折转让名额,对于利息,有投资者表示“不抱希望了”。

收益高达156%的“满仓宝”

据时代财经了解,投资者接触到简理财多是通过网上的广告或者朋友推荐,由于“收益高、存取灵活”,很容易就产生投资的冲动。不过,其中的大多数人在此之前并没有相关的投资经验,也并未通过信息渠道充分了解平台。

天津投资者清风告诉时代财经,平台内有邀请机制,新人首笔投资可享受超过6%的收益,推荐人也会获得同等数额的收益。“我的推荐人是简理财的一名前员工,2018年他就离职了。”

上述受访者占林则向时代财经坦言:“当时在网上搜这个平台都是非常正面的宣传,公司的高管、团队看起来也很高大上,几乎没有人说不好。”

而除了“原理财计划”外,还有部分投资者买的2018年7月推出的“拾年宝”和2019年5月推出的“满仓宝”两款产品。

时代财经打开简理财APP发现,前者以“稳健性基金组合”为宣传点,历史年化收益率3.71%,号称“收益远超余额宝”。后者的介绍界面显示,该产品成立至今的收益率为156.59%,是一款起投金额为2000元的“中高风险型股票基金”。

值得注意的是,如此“高而稳定”的收益率,简理财并未在平台内提示任何风险。

时代财经获悉,简理财的基金销售服务由奕丰基金提供,该公司于2014年在深圳前海成立,2015年获得证监会核准的基金销售业务资格,实控人为新加坡上市公司奕丰集团(AIY)。不过时代财经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查询发现,奕丰基金目前并无正在运作的产品。

简理财提现限额5000怎么办

(来源:基金业协会官网截图)

时代财经注意到,关于“拾年宝”和“满仓宝”这两只基金的持仓信息是缺失的,仅显示“以标准化公募基金产品为主”。投资者张渝向时代财经表示,“APP里的资料就这么多,只公告了收益率。平时我也不炒股,不懂股票基金的运作。”

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阮万锦告诉时代财经,仅从表面看,简理财这些产品的问题是文案涉及虚假宣传,且缺少风险提示。

对于目前投资者的困境,阮万锦指出,“由于人数众多,法院对于这类P2P投资案件受理难度高,各个省份情况有所不同,有的会以欠款进行立案。”

兑付风险暴露,高管只露过一次面

时代财经了解到,简理财品牌的运营实体为北京金未来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金未来”),主要从事金融信息服务(未经许可不得开展金融业务),其母公司是2016年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JLC.Inc,简理财创始人、CEO是阿里巴巴的早期员工张阳,其曾就职于雅虎中国、淘宝网、口碑网、支付宝、阿里云等旗下几家子公司。

时代财经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简理财旗下子公司北京来金投资涉及多起与投资者的不当得利纠纷。其中一份文书显示,来金投资公司提供的营业执照证明其经营范围不得从事以公开方式募集资金的业务,但其实际从事了该业务。来金投资公司开展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业务,在网络上向不特定对象吸收存款,为非法行为,不受法律保护。

阮万锦告诉时代财经,金融信息服务平台本是为出借方和借款人提供撮合机会,但实际上很多平台都异化为向借款人融资、再出借给借款人,从中赚取息差,失去了撮合服务的本质。

时代财经在微博查询发现,一位疑似为张阳的微博用户“简理财张阳”,认证信息为“北京来金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CEO”,不过张阳最近一次更新停留在2018年6月27日,而简理财的官方微博在去年9月分享一则直播链接后再无内容。

简理财提现限额5000怎么办

(来源:微博截图)

上述受访者告诉时代财经,“2018年8月左右,张阳在简理财APP直播露过一次面,告诉我们说限额的原因是大环境的下滑。现在简理财每天也会直播,但只是把公司办公室的摄像头打开,没有人说话,目的是为了证明他们还在办公。”

简理财提现限额5000怎么办

(受访者提供)

时代财经了解到,2014年成立之初到2016年,简理财获得三轮融资,分别来自昆仑万维、源码资本及港股上市公司云游控股(00484.HK),总数额超过4亿元。

2017年8月,云游控股以注销可换股债券的方式收购JLC.Inc 54.54%股权,折合人民币3亿元。根据其披露,2016年简理财实现营收290亿元,比上一年增长600%。2016年、2017年、2018年JLC.Inc分别实现税后净利润2877万元、5882万元、5041万元。

不过好景不长,国内互金行业在2018年下半年迎来强监管,科技金融公司的业务迅速滑坡。2018年全年,云游控股对简理财系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共计3.5亿元。2019年4月,云游控股决定以4.74亿元价格出售其所持的JLC.Inc全部股权,交易对方为Blue Whale及AP China SPC。资料显示,这两家公司注册地都在境外。

云游控股称,在行业巨变及监管收紧带来的流动性紧张前提下,简理财于2018年7月主动下架“理财计划”类产品并逐渐减少存量,同时上线新的标准化产品,导致收益有所减少。

2019年,简理财以标准化金融产品信息推荐和服务业务为切入点迈向转型。平台称,今后将根据企业自身发展,逐步向海外资产配置领域的金融科技应用和服务业方面布局,打造一个业务多元、服务多样、以金融科技为核心驱动、以高端专业服务为基本特色的综合性、国际化金融科技集团——简熠集团。

不过,在实现“梦想”之前,简理财还有更多事情需要面对。

零售金融行业专家苏筱芮5月13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网贷机构的退出不能“一退了之”,还应当持续关注停止新增后的存量资产维护与处置公司,包括借款项目的还款以及出借人的兑付等。

苏筱芮告诉时代财经,平台回款主要取决于底层资产质量,如果有大量的企业贷造假项目,便不容易回款;如果是大量小额分散的真实消费贷项目,后续回款的概率较高。若牵涉到公司原有账面的资产及变现能力,则需要视情况具体分析。

“出借端方面,平台应与出借人展开积极沟通,如实说明目前的财务状况,及时公开存量项目的催收和兑付进度”,苏筱芮表示,“财务盘点、资产处置过程比较漫长,并非一蹴而就。”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阮万锦、苏筱芮外,其他均为化名。)

标签:财经问答